阴阳师百闻牌名士阵容速递 双鸟目琴构筑思路讲解

hnu手游网

以津真天和鸩的隔墙斩杀是非常有效的抢血手段,但是都极其依赖二勾的觉醒,以及需要在准备区划水,没有办法跟人进行场面交换。而且双鸟在一勾时能做的事有限,所以我们需要一个T,而且能在一勾的时候有强大的存在价值,所以理所应当的,我选择了一目连。同时,最后一个式神我选择了妖琴师,理由有三。其一是双鸟的斩杀非常惧怕对手对准备区式神的打击,而妖琴师可以用过神乐歌减少复活的回合数。其二是妖琴师的减倒计时可以配合鸩打出极高斩杀,和以津真天和一目连的配合性也很好。其三是妖琴师本身的奶可以让很多时候需要空场的时候也能保证我们的血量。卡组定位方面我的理解中这套卡组是典型的变速卡组,而且拥有极高的上限。面对快攻,我们可以利用鸩的回复和以津真天的控场打卡差,通过控场取胜。面对兵海等,过牌等慢速卡组我们可以利用鸩觉醒的高额直伤,化身快攻卡组,抢血致胜。面对草刀酒火等中速卡组我们可以利用以津真天三勾的强力控场取胜。所以这套牌非常依赖熟练度,但是操作感非常的强,有趣度可以打到满分。

1.jpg

这套卡组很依赖关键卡牌的上手,但是过牌只有三张,即鸩的鸩羽苏生*2和一目连的罡风,不过好消息是在这套卡组的关键牌有六张,上手率不算太低,所以稳定性并不显得差,这六张就是双鸟的四张觉醒,和妖琴师的两张神乐歌。

双鸟的觉醒是这套卡组的致胜关键,以津真天控场,提供直伤源,鸩提供高额破甲,提供直伤上限。而神乐歌提供的身材加护和减倒计时可以在没有双鸟觉醒的情况下反复拉开式神数量差,以及利用一目连的形态苟活。这六张牌都是起手必留,双鸟觉醒只留一张,神乐歌在对慢速对局的时候可以留两张。

双鸟的卡我都不建议替换,最多可以把以津真天的风之舞换成千羽风之舞提高斩杀上限,或者放弃不可饶恕替换成风之舞或者射怪鸟事,来提高斩杀上限或卡组稳定性。妖琴师的大合奏可以替换成第二张余音来提高整套卡组的value,由于这套卡组二勾要做的事很多,所以不建议携带魔音扰心。一目连的龙符可以替换成湮,其他都不建议替换。一目连之所有只带了一张罡风,一个是因为罡风是张二勾卡,如果我需要先升一目连的二勾形态,来过牌找双鸟的觉醒,那我可能在下个回合才可能得到过牌的收益(打出双鸟觉醒),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过牌就很鸡肋;另一个是因为这套卡组非常依赖一目连的形态牌持续发挥作用,双罡风在很多时候容易卡手,非常蠢,而我之前也说过这套卡组二勾要做的事情很多(六张核心都是二勾越早拍出收益越高的),所以一目连的二勾牌三张的构筑是比较合理的,如果再增加瞬或者罡风,很容易在二勾卡到快三勾才能打出来。

2.jpg

这套卡组的第一个细节是在你先后手点亮式神的顺序。在讲这个之前,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双鸟觉醒的收益最大化。理所应当的,如果双鸟的倒计时在2的时候我们使用她的觉醒,比在倒计时为1的时候使用她的觉醒带来的收益要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以津真天和鸩其实是不同的,以津真天即便是在倒计时为1的时候使用觉醒,她并不会亏损羽毛数量,但只是让觉醒对比未觉醒带来的收益延迟了一回合,换句话说,以津真天二勾的时候如果她的倒计时为一,我直接使用她的觉醒,和我再隔一回合,让她的倒计时从一变为二,我再用以津真天的觉醒,这两种情况我能得到的羽毛是一样多的。所以我即便提前使用以津真天的觉醒,并不会改变整体的结果。但是如果鸩的倒计时为一的时候我们使用鸩的觉醒,实际上我们浪费了一回合鸩的倒计时效果,可以勉强理解为浪费了半次鸩的被动,这对整个伤害量的影响可能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我们在点一勾式神的时候,尽量让以津真天和鸩的顺序是一个先后贴近的顺序(这样双鸟的倒计时一定是一个为1另一个为2),这样可以保证二勾的时候可以让一个鸟(倒计时为2的)觉醒后,马上觉醒另一个鸟(这一只在下一回合倒计时变成了2),而且收益都是最大的。除此之外。先后手的差距也会影响这个顺序。在后手的情况下,你起手点的那个式神(如果是双鸟的话),在你的二勾回合,刚好倒计时会变为二,所以如果后手起手有以津真天的觉醒,一般倾向于点以津真天,再点鸩,然后进入二勾觉醒以津真天。在先手的情况下,你点的第二个式神(如果是双鸟的话)会在你的二勾回合的时候倒计时为二,如果先手你的默认式神是双鸟的话,在二勾回合的时候甚至能触发两次被动,将这些被动利用率最大化是这个卡组使用的关键之一。但凡事有例外,如果对方有判官的情况下,后手最好留以津真天到二勾回合自动点亮,这样可以防止先手方的判官在第三回合把以津真天勾掉。

这套卡组的第二个使用细节在于鸩的鸩羽苏生的使用,如果在手上没有鸩的觉醒的情况下,而且鸩的被动触发的次数较少的情况下,可以使用鸩羽苏生过牌。鸩的觉醒的这个机制其实需要一定的数学理解,如果鸩一次被动都没有触发过,你使用鸩羽苏生,和你留到鸩觉醒后再使用鸩羽苏生的效果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如果鸩的被动已经触发过,每触发一次都会使这个在觉醒前后使用鸩羽苏生造成的效果对比增加一点,在这里我举个例子,比如鸩已经触发过两次被动了,那么在没有觉醒的时候使用鸩羽苏生,然后又摸到了鸩的觉醒,触发了两次被动,那么你累计的破甲值是2+2+2+5+6;如果等到觉醒后再使用这张鸩羽苏生那么累计的破甲值是2+2+4+5+6。对比之下,其实这个影响值只取决于之前的鸩触发过的被动次数。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在鸩被动触发次数较少的时候,或者手上妖琴师减倒计时的牌很多的时候(例如惊弦,余音),在有余费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打出鸩羽苏生。但是在场面很劣势的情况,鸩被动又触发很多次了,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留这张鸩羽苏生,等神抽鸩的觉醒打出高额的斩杀(也就是顺风求稳,逆风博上限)

第三个使用细节是这套卡组我个人认为最厉害的一个combo,需要四卡达成。鸩的毒蚀和致命诱惑可以达成一个非常厉害的吸血效果,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是未觉醒的鸩,毒蚀+致命诱惑也可以达到10伤,用来解对方的场的时候伤害都会溢出,但又没有多余的费用过墙,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利用觉醒后的以津真天的羽毛+金凤流羽过五血的墙,然后再用毒蚀+致命诱惑,拉回整整20点血差,如果是在被妖琴师buff过,或者以津真天有不可饶恕或流浪之羽的形态下,这个过墙值和血差值都会提高。(有不可饶恕和觉醒的以津真天可以过7血的墙),所以为了这个上限,我携带了两张金凤流玉而不是风之舞,金凤流羽也可以在血量很低的时候,在三勾的回合打出流浪之羽+两张羽毛还能让以津真天站场护脸,起到更好的控场效果。

3.jpg

以上就是关于阴阳师百闻牌双鸟目琴的构筑思路讲解,希望能够给大家帮助。